利发国际

                                                      来源:利发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25 13:43:00

                                                      张智龙还呼吁,尽快修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增加发挥中医药作用的相关规定,以更好地落实《中医药法》,畅通中医药参与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的渠道,为发挥中医药的预防和应急处置,提供人、财、物的制度保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徐镜人的建议发现,今年两会他重点关注中医药创新研发以及如何扶持中药信息化。

                                                      中药发展最关键的便是道地药材。如何实施道地药材规范化种植,促进中药资源可持续健康发展?徐镜人建议实行产地道地化、种源良种化、种植生态化、生产机械化、发展规模化、产业信息化、产品品牌化,推进中药材生产良性可持续发展。

                                                      在回答武汉病毒研究所中的样本是否导致新冠肺炎疫情的提问时,格拉斯哥大学病毒基因组学和生物信息学负责人戴维·罗伯逊教授坚定地回答:“不,绝对不是。”他表示,没有看到任何证据支持这种观点,这是被阴谋论所推动。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人们不能相信阴谋论。

                                                      张伯礼院士也指出,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中药的临床有效性被证实。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董事长卢庆国也提出相关建议,如建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公开标准、统一标准基础上,从政策上鼓励各配方颗粒品种生产流通,并出台政策鼓励每个生产企业,依据自身实力,做几种最擅长的中药颗粒产品。从原料基地建设,到生产工艺的研究、管理提升及产品销售,做大做强,与此同时出台鼓励政策支持中药配方颗粒企业将药渣做好分类,并进行综合利用研究,鼓励在医药、食品、饲料等行业应用。当地时间5月19日,英国科学家在英国议会上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上,驳斥了新冠病毒起源武汉实验室的阴谋论。

                                                      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副组长张智龙认为,现行的疾病防御体系中缺乏中医体制设置,影响了中医药早介入、深度融合的发挥,张智龙建议,应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中的作用;推出中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轮转方案;调整中医药收费项目,促进中医药传承及创新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表示,如果能从制度上、体制上、机制上把中医药融入到传染病防治体系中以及整个重大疾病救治体系中,中医药的发展会更加主动,建议把中医药的相关内容纳入《传染病防治法》。

                                                      我们相信,香港特区维护国安法只针对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一般市民无须恐慌,市民的自由受法例保障,可免于“黑暴”的恐惧。香港各界清晰看到,在去年社会动乱使香港的经济民生大受影响,今年首季经济按年更负增长8.9%,是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季度;最新失业率升至5.2%,超过20万人失业,也是近10年新高。但在疫情稍为和缓后,“黑暴病毒”又再出现,破坏香港的行为仍在持续。对当前的香港而言,国家安全立法实在有迫切需要。市民希望停止“黑暴”、停止“揽炒”,让经济社会可以稳定运行,让广大市民利益得到保障。因此,香港工会联合会必定坚决支持全国人大制订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中药的临床有效性被证实。在全国两会到来之际,针对中医药如何更好地为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后续如何促进行业发展,多位全国两会代表提出了相关建议。

                                                      目前我国中医药行业的整体规模已经突破8000亿元,其中中药饮片的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全国中药配方颗粒的规模也已经接近200亿元。但中药配方颗粒产业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生产企业无法建立本企业可管控的原料药材种植基地,导致中药原料品质不易把控,原料价格涨跌剧烈;还有各种配方颗粒生产工艺的研发重复浪费等现象。